教学时空>> 课改视点>>

“走班制”十字路口的冷思考

部门:    发布时间:2015-12-01 10:42:47    

  新一轮高考改革方案出台后,走班制成为高中课改新趋势。随着走班制的升温,分层授课、流动教学、兴趣分班也成为了一些小学、初中的课改方向。但在推进过程中,它也给学校的学生德育、教学管理、师资配置、教学空间等方面带来挑战。如何走下去和走得更远,这是走班制抛给中小学校长的新课题。

  近日,广东佛山一民办学校实行走班制的新闻引发热议。而此前,深圳、青岛、北京等多地的中小学走班成风。20141216日,教育部发布《关于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实施意见》后,更有不少专家预言走班制将成为中小学课改新潮流。

  所谓走班制,是指学科教室和教师固定,学生根据自己的学力和兴趣愿望,选择适合自身发展的层次班级上课。适合与可选择,是走班制的两个关键词。以兴趣为主导的走班形式尊重了学生的个性和差异,提高了学生的选择能力、学习兴趣,有利于增强学生的自信心和成就感。同时,它实行大小班上课的多种教学形式——讲座式的短线课程实行大班制,研究型的课程实行小班制。通过这样的不同班级、年级学生的组合教学,增强学生之间的互助合作,扩大了学生的交流范围,增加了学生的相互影响,有利于提升同一层次学生之间的竞争意识和合作意识。

  但在具体实践过程中,走班制也遭遇了不少问题。如何走下去和走得更远,这是走班制抛给中小学校长的新课题。

  “走班”走出的选择题

  试点走班制,是一名具有教育使命感的校长应作出的选择。在第六届京师基础教育创新论坛上,北京师范大学青岛附属学校校长李玲十分赞成在中小学推行走班制。从2007年开始,她所在的学校已在小范围内试行走班2014年,学校在英语和数学学科方面又实施了年级的走班

  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教育理念的更新,教育教学方式也相应发生变革。对于学校而言,教育改革走向深处,将育人为本落到实处,需要让教育回归到关注每一个学生个体的成长上。如何满足学生差异化需求,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让学生主动去发展和提升自己,这是教育改革、课程改革所需要解决的问题。而走班制因其因材施教的特质,成为目前我国教育课程改革的方向。在李玲看来,分层走班的课程模式,尊重孩子的个性发展,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这才是培养未来社会公民所做的教育选择。

  走班制的实行对于学生而言,意味着选择和自我管理。在走班的过程中,每一名学生开始去尝试、探索、思考,慢慢发现什么是适合自己的,什么是不适合的,开始学会做选择。学生选择意识的增强,是李玲十分看重分层走班的一个重要原因。

  “‘走班制的课程模式提升了学生的成绩,让孩子真正经历了生活选择。在形式和内容上,它都给予了学生最大程度的选择权。无论在选择过程中经历挫折还是遭遇困惑,都是他们未来人生的‘必修课尽管十分赞成在学校推行走班制,但在实践过程中,李玲还是十分谨慎:首先要试点,然后将这些试点拓开,逐步关注语、数、英学科,从一个学科拓展到多个学科,从一个层面拓展到多个层面。

  走班制课程给予了学生更多的选择权,而对于家长而言,缤纷的课程也给他们出了一道道家庭教育的选择题。李玲所在学校的一名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报了三个兴趣选修课,选修课采取的是择优录取制度。那名学生的第一志愿是舞蹈,但落选了,只能选择去第二志愿的健美操课。家长情急之下打电话要求李玲把孩子调到舞蹈班。在与学生家长沟通的过程中,她发现分层走班在一定程度上挑战了家长的传统教育理念,孩子选择能力的缺失,与家长的选择意识淡薄紧密相关。每一个孩子在未来生活中都要独立作出选择,同样也要承担选择的结果,这是学校和家庭教育需要教会孩子的。显然,目前的家庭教育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走班制的洗礼。而横在走班制前进路上的障碍,远不只是学校和家长对于走班制的观念分歧。

  “走班制”且慢走

  走班制与学校进行课程改革的需求相契合,因此,推行走班制一直位于不少学校改革议事日程的顶端,走班热居高不下。但是,追溯分层走班制度的源头可知,走班在国外教育体系中并不算稀奇。在国外教育中不稀奇的走班制,是否能扎根在我们的教育之中,还有待考量。

  北京师范大学贵阳附属中学校长胡晓明认为,走班制尚处于试验阶段,实验室制法和工业制法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研究教育管理理论和现代学校制度的程凤春教授,则直接摆出了数据: 在教学空间和师资配备方面,假设将原来45人的班额拆分成30人的班额,在现有教学不变的情况下,教室与教师数量至少也要增加1/3走班制的实行势必对学校的教学空间和师资配备提出更高的要求。

  在教学管理方面,分层走班打破了原来的行政班,学生流动上课,学科和教室固定,教师也相对不变,如何记考勤成为一大难题。分层走班可能会导致学校必修课程无法按照行政班齐步走的方式开展教学,各个教学班在教学进度上会出现快慢变化。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走班制增加了学校德育开展的难度。在走班制的课程情境下,班主任很少见到自己的学生,全校各个年级、各个班、学校的德育工作如何落到实处?分层走班,学生流动而分散,学校很难开展集体活动,班主任如何及时发现学生身上呈现的德育问题?

  任何一项教育改革,受冲击最大的可能不是学生,而是教师。胡晓明认为,在走班制的这场实验中,真正实验的不仅仅是校长,还有教师。一所学校要推行走班制,首先要问的就是,这所学校的教师准备好了吗?分层走班过程中,教师一般身兼多职:有些教师可能既教A班又教B班,不仅要分层备课,还需要在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进度、教学目标上把握好分寸。此外,有的学校在六年级以年级部制管理为基础,实行导师制管理方式,这就要求教师在担任教学任务的同时,也要承担起教学班管理责任,关注每一名学生的成长。教师工作量的增加可见一斑。

  从校长角度出发,在推行分层走班的过程中,必须要意识到,根据其他学校试行走班制的情况,让教师准备好迎接这场课程改革是走班制走得既好又稳的前提。在尚未准备好的情况下,一股脑儿地推行走班可能会适得其反,走班制还需慢走。

  “一刀切”的“走班”易走样

  就目前一些学校的试点情况来看,全面推行走班制还存在很多弊端。例如,师生和家长的教育理念、师资保障、学校的硬件设施、学生管理、思想教育、安全防范以及教学研究方面,都存在太多的问题。再加之我国地域辽阔,地区与地区之间发展情况不同,学校与学校之间确实存在着差异。

  北京师范大学平果附属学校校长高庆海认为,必须冷静对待走班热。对于我国中小学学校来说,走班制并不是必选项,而是可选项他以美国学校分层走班的情况为例,说道:即便是在分层走班条件更为成熟的美国,也并不是全部都实行走班制,多数小学还是一名教师教所有科目。而在我国中西部一些地方,很多学校连均衡发展都没有做到,又何谈选择呢?一些名校分层走班教学的成功,并不仅仅是因为走班制的制度优势,还因为这些学校自身的师资与硬件设施能够满足走班制教学改革的需要。

  除了地域差异外,在小学、初中、高中等不同学习阶段实行走班制也不能一刀切。对于小学生来说,选择能力较弱,而且注意力转移较快,一些兴趣课程一时能引起孩子的兴趣,但或许过了五天、十天,孩子们就没有兴趣了。对于学校来说,如何让初中、高中阶段的学生在达到国家课程标准的同时,又能够充分满足他们多样化发展的需求,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对此,教师课程建设能力的提升,是一项很重要的保障工作。

  如果仅仅因为专家说走班制是好的、该做的,就大刀阔斧地进行课程改革,不考虑学校自身条件,最后走班只会走成四不像北京师范大学万宁附属中学校长张东海对走班制持保留态度。他认为,实行走班制,要因校制宜,根据学生不同学习阶段灵活变化,否则,走班走到最后会走乱了课堂,走乱了教育。

  “走班制”倒逼整体改革

  当然,试行走班制也有其必然性。行政班的生态环境,限制了高年级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和提高,学生的交往能力、生活能力、组织能力都会受到限制。而走班制更具有社会特点,更能挖掘学生的内在潜力。而且,“走班制的推行,的确有助于解决传统行政班学生成绩参差不齐和偏科的问题,但这未必不会导致新的学生成绩参差不齐和偏科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再层层走班,那将是无解的方程。

  学校推行走班制之前,应先对走班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障碍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如何在走班制情境下,发挥每一个学习班教师的道德引领作用?如何建立导师制度,为学生提供引导和帮助?走班制的推行,在一定意义上是在倒逼学校校长、教师从学校管理者、学科教师变为真正的教育家、灵魂工程师,倒逼学校进行整体和全面的改革。

  在具体实践中,一些学校的做法可供借鉴。北京师范大学万宁附属中学目前正在尝试将行政班教学和走班制教学相结合,推进学校课程改革。校长张东海认为,两种教学方式取长补短,既满足了学生多样化发展的需求,又能够保证立德树人目标的全面落实,对学生和教育未来负责任。

  程凤春认为,在走班制利弊分明的情况下,如何充分发挥走班的优势,消除或走班的弊端,是中小学校长在迈出走班这一步之前,需要审慎思考的。盲目跟风并非明智之举。校长需要冷静分析走班制的利与弊,在确保本校硬件设施能够跟上走班制教学需求的同时,提高教师素质和教学水平,让绝大多数教师准备好后再去试点、去推进,届时走班制教学改革自然就会水到渠成,而不会流于形式。(记者 李萍)

  《中国教育报》2015年11月12日第6版